logo


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管理资讯
服务项目
  • 基础管理规范化辅导
  • 精益管理辅导
  • 专项改善周快速辅导
  • 智能制造管理
  • 服务流程
  •  
    硅谷创新背后的人文精神和信仰基础
    发布人:管理员      发布日期: 2018/3/16 12:07:59       浏览 : 739
    文章来源:网络

    文章作者:余晨,易宝支付联合创始人

    整理分享:汕头市金拇指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去年的下半年开始我作为央视的顾问一直在美国帮助《互联网时代》的剧组作了多场的采访,前后我做过的采访有五六十人次,我今天准备的内容就是对这些人的采访过程中的一些花絮,我是一个理科生比较擅长讲道理不是太擅长讲故事,今天讲的都是我采访期间和微信当中的一些总结和感悟。我分成几个主题跟大家进行一个分享,今天讲的东西更多的是硅谷背后的人文精神,硅谷思维的模式。

    第一,核心价值。

    什么是核心价值呢?在采访的过程中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小插曲,我们在南加州Pepperdine大学外面有一个国旗阵,当时的场面非常震撼,不要说这片飘的是国旗,哪怕是麦当劳的旗帜,有这么多的旗子在飘也觉得非常震撼。你从远看是美国旗,但是还有零星包围着的其他国家的旗子,其中也有中国的旗子。我们来自中国的剧组第一个反应是“美帝国主义包围世界的野心不死”,为什么有这些旗子呢?这些旗子是每年911的时候Pepperdine大学的学生来自发纪念当时遇难者的仪式,当时有2977个人在“911”灾难中死亡,所以在现场Pepperdine大学他们每年9月11日会竖起来3000面旗子,每一个旗子都是代表一个遇难人的国家,这近3000人当中大多数是美国人,包括3面还是5面中国人的旗子。“911”十年祭的时候35个学生几乎花了几个小时的时间颂念每一个遇难者的名字,当时的场面给我们的震撼非常大,虽然想采访硅谷,但是在美国的时候会先感受到一种人文的精神,你会想到世界上这么多的创新,特别是原发性、结构性的创新都是来自硅谷的,本质上在产品的背后有一种人文的文化在支撑。在美国你时时刻刻可以感到他对个体生命的尊重,走到这个国旗阵的时候就会感到一种非常强大的气场,这种对个体的尊重在其他的小插曲里面可以看到。

    在硅谷的中心是斯坦福大学,斯坦福大学的中心是纪念教堂,因为创新的背后需要思想,思想的背后需要信仰。美国很多的地方都会看到一种对个体生命的尊重,这是为什么我们能够感到他一种非常强烈的文化的冲击,一种非常强烈的价值的理念,在整个硅谷背后的创新精神里面。

    在这个时代,高阶竞争力和元竞争力变得更为重要,元竞争力就是大家比谁走得更远的时候你要比的不仅仅是走得远,还要比谁跑得更快,比速度不够,还要比加速度,要加速度比别人快,才能在长远的竞争中出奇制胜。所以在现在这个时代,如果我们看硅谷这些成功的公司,只看最后成功的秘诀,往往来自于产品和技术简单的比较是不够的,而是来自于背后的核心价值,来自于他的理念。

    第二,拥抱世界。

    我们在这次采访的过程中其中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地方,是大家都很瞩目Facebook,它有超过10亿的用户,这是在硅谷的总部,它的标准是一个“赞”的标志,也有一个免费的午餐,还有一个涂鸦墙的文化,你走到办公区各个角落都有各种各样的涂鸦墙,任何员工都可以在上面留下自己的字迹,这里有“五道口”,来自于世界各种文化和世界各种角落的涂鸦的内容。

    很多人对创始人扎克的印象来源于电影《社交网络》,可能对他的印象不是很好,因为好莱坞感兴趣的话题是性、金钱和背叛,如果没有这三样东西就拍不出电影来,这个电影的剧本当时实际上是改编自一部传记文学,讲的是电影里面去告扎克伯格的另外一个创始人,里面很多对他的描述不是完全的客观和公正,大家知道Facebook已经成为世界上第三大的超过10亿的用户,除了中国和印度,就是Facebook的注册人口数,但扎克有了权力,却没有腐败,相反他极端的自律。

    他现在除了Facebook,另外一件事情就是Internet.org,让世界上剩下的50亿人上网,这50亿人都是穷人,这50亿人赚的钱比不上之前的10亿人,但是他认为上网是人类的基本权利。去年他虽然作为一个非常年轻的亿万富翁,但是他已经成为美国去年最大的一个慈善榜的捐赠人,捐赠的数目超过了巴非特。他想做成一个真正连通的世界,所有剩下的这50亿人都可以通过移动设备上网。

    最伟大的公司一定都是拥抱普世价值的,现在不少成功的中国大企业正在思考如何国际化、走向世界。硅谷的很多小公司从创业第一天起就声称不是要做硅谷或美国一流的企业,而是做世界一流的企业,有一种全球视野、雄视天下的情怀。

    不管是腾讯还是Facebook,他们满足的都是人类的基本需求,所以才可以做得这样伟大。

    第三,颠覆一切。

    现在大家都在讲颠覆式创新,我们在采访过程中拍了一组非常有意思的照片,在美国圣诞节的期间不管是公司还是家里,很多地方都会竖起一棵圣诞树。但是这棵Draper大学的圣诞树是倒过来的,要表达一个颠覆世界的理念。

    Tim Draper是一个非常有名的投资家,他做了一个大学(DraperUniversity),这个大学是年轻人创业的培训和孵化中心。同在硅谷PayPal的联合创始人Peter Thiel设立的基金甚至会鼓励你从常规的大学里面辍学。我们知道历史上最伟大的公司都是没上完学这些人做出来的,不管比尔盖茨、乔布斯还是扎克伯格,大学内有一个创新基金专门鼓励那些年轻的大学生辍学的,如果你有勇气退学并且有一个好的创意,大学就有一笔好的钱资助你。大学的门口左边是乔布斯,右边是特斯拉的创始人Elon Musk的头像。

    走到Facebook的总部的时候,我们发现他的中央广场被命名为黑客广场,如果你去旧金山机场,降落的时候从天上可以看到广场写的“黑客”的标语,hack在Facebook是一个非常给力的文化。

    Kevin Mitnick这是世界头号黑客,他是在历史上非常传奇的一个人物,他当年被FBI被美国连邦调查局通缉的一个江洋大盗,那时候没有现在的互联网,没有现在的无线互联网的移动技术,他搞黑客的活动主要靠电话、靠上网的猫。看得出来这个名片是什么东西吗?这是一个金属的名片,这是一个撬锁的工具,把上面的金属片卸下来以后可以撬锁。他虽然现在不做黑客了,他专门给很多的互联网公司做系统安全的顾问,但是你可以看出来这个小子还是贼心不死,交换的名片都是一个撬锁的工具。因为Kevin以前犯过罪,所以他被关起来的时候,当时法律上禁止他出书的,法律要求一个人要经过十年、五年之后才可以从自己的犯罪历史中来谋取利益,所以他开始他换了一个角度写了一本书《欺骗的艺术》,他被放出来以后写了三本书,每一本都获得了很大的成功。在Kevin Mitnick看来,互联网的历史上如果没有黑客的精神,就不会有互联网的今天,纵观互联网历史的发展,不管是Facebook还是想比特币这样创新的东西,实际上都是靠我们黑客打破常规的精神去推动的。

    此外,我们还采访了互联网金融P2P借贷平台LendingClub的创始人Renaud Laplanche,他既没做过互联网也没做过金融,而是个律师和玩帆船的好手(两次法国帆船赛的冠军),没有经验恰恰是最大的优势,因为颠覆式创新不会来自内部保守的专家,而是来自无畏的外行。

    第四,游戏人生。

    很多人玩过《魔兽世界》,对于我们这些人来讲特别是小青年,玩过暴雪《魔兽世界》的人到暴雪的总部去采访跟朝圣一样,见到暴雪的创始人Mike Morhaime几乎跟见到了上帝一样,所有虚幻的世界都是他创造出来的。如果你走到暴雪的总部办公室里面,你会发现自己走到了一个游戏的场景里,到处都是奇幻人生的道具跟这个游戏里面的场景。

    前些年斯坦福的心理学的教授出了一本非常有影响力的书《男性的没落》,他做了大量心理学的研究,书里说当今的小孩特别是年轻人有大量的人在玩游戏,有大量的网上色情,特别是男孩在他们青春期成长的过程当中已经不能够完整地形成人格,你会看到各种各样的研究表明,游戏对人的身心伤害是很大的,这是负面的观点。

    正面的观点也有,很多人讲游戏不是玩物丧志,游戏是改变世界的手段,我们看到现在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数据是“游戏化”,认为任何的商业活动甚至是任何的市场活动以及公司的管理,都可以通过游戏化实现,你一旦把公司的管理做成游戏化以后,你的员工会比原来更有积极性、更有主动性,你一旦把你的市场跟商业模式做成游戏化以后,你的顾客、你的用户也会变得更忠诚。

    如果看一看人类进化的历史上,你会发现一个更有意思的现象,在动物界里面,其实只有高等动物才会有游戏的行为,只有鸟类和哺乳动物才有游戏,大多数的动物都活在一个生存的阶段,他们99%的精力都用在应付现实。游戏是一个奢侈品,不是一个必需品,对于大多数的物种来讲游戏太奢侈了,游戏的伟大不是来自于技术,而是来自于你通过技术创造一个平行世界、创造出一个奇幻的想象的世界。

    作为人类来讲,我们之所以成为人的标准,就在于我们跟现实之间会有一定的距离,不管是游戏还是艺术、还是宗教,实际上你都要创造出一个脱离开现实的并行世界。从这个意义上讲,游戏不只是玩物丧志,游戏是一个真正想象独立于现实之外的世界。有一句话是“文明起源于玩兴的闪光”,因为我们人有这种玩的兴致才会有人类的文明,文明不是人类开始做工具的时候,而是人类开始在工具上做了那些没有用处的符号的时候,才开始出现了这些文明。

    第五,长程视野。

    我们到英特尔参观的时候发现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职位叫“首席未来学家”,英特尔的首席未来学家是Steve Brown,他还发表过演讲,是一个非常有影响的未来学家。

    我们知道英特尔在历史上有一个摩尔定律,摩尔定律当时讲在技术的领域每两年技术功能就会翻一番,成本会变成原来的一半,不管你看芯片、晶体管发展的历史,还是看互联网的历史,都以一种爆炸式指数级的方式在发展。从他的角度来说是我们处在一个技术大爆炸的时代,如果在五百年以前,你拿斧头的话可能你爷爷、你爸爸都用的同样一把斧头,你的儿子、你的孙子也都是同样一把斧头,斧头作为一种工具可能几百年都不会有太大的变化,但是生活在今天的人类你会发现,我们用的手机可能每6个月就会出一款新的产品,所以技术变化太快了,我们每一个人其实都是未来学家,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生活在未来而不是当下。

    大家知道在互联网时代我们会出现一种新的现象就是“时态塌缩”,有一句话是互联网所有的时态都是现在时,不关心未来和过去,所有人都生活在当下。微博风靡的时候大家都关心转身即逝的140个字的微博,但是真正一个伟大的公司一定有一个长长的视野,有一句话是“平庸的企业用过去的两年推出未来的两年,伟大的企业用未来的100年倒推出现在”,它一定有一个长程的视野。

    第六,心系宇宙。

    我们在采访的过程中会发现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主题,我们采访了很多人,最后都不约而同地提起了一个话题就是火星,我们采访了TCP/IP的发明人文特·瑟夫,他说我的发明把地球人连在一起,甚至在火星的探测车和地球之间也用TCP/IP协议,即使光速有很长的延时,但是这个协议还是奏效的,这是他最自豪的地方。

    为什么火星作为一个符号对我们所有做技术创新、所有做互联网的人如此重要,凯文凯利写的《技术元素》,他写的不仅仅是科技,他指的技术元素是包括了人类所有的创造物,包括我们的道德法律,包括我们的艺术作品,包括我们的音乐,包括法律的规程,所有这些东西都被他看成是技术元素。人类和动物有一个区别,所有的动物生活在实然世界里面,都是对现实被动的一个反映,你有一个刺激才会有一个反映。只有人类才有一个想象出来的应然世界,不是这个世界是怎么样的,而是应该它怎么样,人类永远要面对一个实然世界和应然世界的落差。技术恰恰用来实现满足这种落差的桥梁,正是因为有了技术,我们才可以实现从实然通向应然的一个桥梁。

    我们通常讲的人是一个Being, human being,但最重要的是人的Becoming的过程,人永远处在成为自己还不是的那样一个形态的过程。为什么火星很重要?火星对于我们所有热爱技术的人来讲,实际上是一个世俗时代的新符号,它是我们人类集体意识跟文化记忆里面一个新的彼岸,一个新的天堂跟一个新的乐土。就像原来的宗教里面的彼岸跟乐土一样,人成为人需要一个此世之外的彼岸,我们之所以成为人,是需要彼岸的,需要能够看到当下跟现在之外更遥远的东西,所有的这些技术创新、所有历史上的这些变革,都来自于我们能够超越现实、能够看到一个彼岸。

     

    汕头市金拇指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是专注于生产制造管理的研究者与实践者

    是把基础管理规范化、精益管理专项化直接驻厂辅导并为客户创造了丰厚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管理咨询机构。


    精益智造战略联盟:东莞市三合三智能科技有限公司

     

     

     



  • 上一条: 领导给下属的私密邮件被曝光,职场里传疯了

  • 下一条: 企业管理中不可低估的基础管理



  • ' 地址: 广东省 汕头市 嵩山南路 南汇大厦12层
    邮编:515041
    联系人:王先生
    电话:0754-88864309   传真:0754-88133911
    手机:13902733911
    E-Mail:952961577@qq.com
    粤ICP备11032713号
    粤公网安备44050702000164号
    版权所有©汕头市金拇指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扫码关注金拇指公众号
     
    扫码添加王先生微信